Site Overlay

一个法治记者的故事:把160多人送进了监狱全家遭死亡威胁

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和浅滩暗礁,并及时发出警告。”

2008年9月8日,甘肃省兰州市的中国人民第一医院泌尿科,一名8个月大的婴儿被送入病房。

在这些婴儿的身上,医生们发现了同样的一个特点:他们都在吃同一种奶粉——三鹿。

三天后的9月11日,一篇名为《甘肃14名婴儿同患肾病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的报道,发布在了东方早报上。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第二天三鹿公司气势汹汹地打电话过来,指责他不负责任,并威胁把他告上法庭的景象。

▲简光洲是第一位在报道中对“三鹿”点名的记者,任职于《东方早报》 (图来源 网络)

就在2008年的1月,三鹿还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打破中国乳业界20年无奖的记录。

“我看到家长们哭着把不到一岁的孩子送进手术室,我看到医生冒着被指责手术不当的风险为婴儿实施全身麻醉,我看到5毫米的的管子从痛苦的婴儿的尿道里去,护士们在婴儿的头多次地寻找能够扎针的血管……”

正如记者王克勤说的那样,“你要揭露真相,揭露内幕,而揭露内幕一定会触犯利益集团的利益”。

王克勤,作为前《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中国揭黑第一人”,他的报道曾经把160多人,送进了监狱。

那是2000年11月,王克勤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报社已经停发工资8个月了,他还有老婆和女儿需要养活。

但一批比他更加水深火热的人找到了他,他们是上班族、下岗职工、生意人、老人家…….

在这种黑市之中,“股民”的钱会以各种理由消失,几万、几十万、几百万……

有人因此跳楼自杀、吃鼠药身亡、忧愤而死、妻离子散。如今,濒临绝境的他们把王克勤视为了最后的希望。

这些黑市的背后,往往都是有黑恶势力支撑的,他们的势力,也超乎很多人的想象。

看着这些绝望的人们,王克勤觉得自己“不能装聋作哑”,“拼一下吧,也许拼得过,也许两败俱伤。”

他和家人,开始收到恐吓电话,“你注意一点,不要胡整。”他还听到传言,有人出500万悬赏他的人头。

很快,他的寻呼机上就收到了一条信息:“我们已知道你的家庭地址,晚上,我们来接你的老婆孩子。”

有朋友送给他一柄电击枪,他便把它时刻带在身上,三个月时间里,风雨无阻地接送老婆孩子。

2016年,刚刚跟进完另一起“冤案”的曹映兰,又收到了关于张玉环的求助。

但她做了一件,可能比报道更重要的事——她联系到了自己认识的律师王飞和尚满庆。

或许少了这封信,没了王飞律师和尚满庆律师,这个案子最终能否,还是未知数。

2018年5月4日,是卫佳铭的26岁生日,也正是这一天,卫佳铭在朋友圈,看到了这件案子的信息。

于是就有了“江西高院复查张玉环案:被控杀害两男童获死缓,已羁押25年”这篇报道,这是目前已知的第一篇媒体公开报道。

从介入到,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卫佳铭一共发了19篇稿件,也是所有媒体的记者里最多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