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第二次战役成麦克阿瑟的滑铁卢但他回国后受到英雄般的欢迎

在抗美援朝电影《长津湖》中,有远东美军总司令、“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为数不多的几个镜头。

作为美军在朝战战场的最高指挥人员,麦克阿瑟对美军在长津湖战役乃至于第二次战役中的重大失利,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1950年10月25日——11月5日进行的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里,志愿军第一批入朝作战的6个军20余万人给了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突然袭击,毙伤俘敌1.5万余人。此战中,光是美军就损失了3518人。美军被迫退到清川江南岸,才重新立足脚跟。

志愿军擅长运动作战,来无踪去无影。11月6日,即第一次战役结束后的第二天,志愿军20多万大军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联合国军”眼鼻子下“消失”了。

在正常情况下,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任何一名经验丰富的指挥官都不会忽视这种现象。

可是,毕业于西点军校、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近半个世纪的麦克阿瑟,却对这种现象视如未见。他坚持认为,也许中国派出了军队参战,但属于象征性出兵,总数不会超过3万人。

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一个高明的指挥官,既要了解自己,又要清楚对手。现在,麦克阿瑟对志愿军的参战兵力等情况都毫不了解,凭什么作出战略决策?

麦克阿瑟甚至自信到了傲慢的地步。第一次战役刚刚结束,麦克阿瑟就从日本飞到朝战前线,指挥包括美军第八集团军、第10军在内的“联合国军”共计22万人,再次自南向北发起大规模进攻。

按照麦克阿瑟的作战计划,这次大规模进攻一方面要派出空军摧毁掉鸭绿江南岸所有的公路、桥梁等交通设施,切断志愿军入朝参战的所有陆上通道;另一方面以美军第八集团军、第10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兵分两路,在东线、西线齐头并进,向中朝军队发起猛烈攻势。

由于麦克阿瑟预计在圣诞节(12月25日)之前将中朝军队赶到鸭绿江边,这场攻势被称为“圣诞节攻势”。

麦克阿瑟信心满满地对美军第9军军长说:“你告诉士兵们,他们打到鸭绿江后就可以回国了。我希望我的话可以兑现,就是他们可以回家过圣诞节。”

在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在东线、西线都采取诱敌深入、围困歼灭的作战方法。为了增强作战力量,志愿军紧急调动了第9兵团奔赴东线,安排部署在长津湖地区。最终,志愿军第9兵团克服了严寒天气、后勤短缺、武器落后带来的巨大困难,取得了长津湖战役的胜利,歼灭美军步兵第7师1个加强团,给予美军陆战一师歼灭性打击。

与此同时,志愿军在西线也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歼灭南朝鲜军第7、第8师,歼灭土耳其旅大部,给予美军步兵第2师以歼灭性打击,重创美军步兵第25师、骑兵第1师。

综合而言,志愿军在第二次战役里共毙伤俘敌3.6万余人(包括美军2.4万余人),缴获与击毁各种炮1000余门、汽车3000余辆、坦克与装甲车200余辆,缴获飞机6架。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在撤退中身亡。

第二次战役,成为了麦克阿瑟的“滑铁卢”。虽然麦克阿瑟指挥了接下来的第三次战役和第四次战役,但他已经失去了美国军政高层的信任。1951年4月11日,在第四次战役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美国总统杜鲁门解除了麦克阿瑟的所有职务。

麦克阿瑟黯然回到了美国。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他回国时,竟然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麦克阿瑟所到之处,万人空巷。人们对他报以热烈的欢迎。1951年4月19日,麦克阿瑟来到国会,发表了著名的演讲《老兵不死》。

为了表彰麦克阿瑟的功绩,美国国会破例为他制作了一枚金质特殊荣誉勋章。勋章上面镌刻着他的肖像和一段文字:“澳大利亚的保卫者,菲律宾的解放者,日本的征服者,朝鲜的捍卫者。”

这时候的麦克阿瑟,还记得那些在长津湖地区的冰天雪地里蹒跚撤退的美军老兵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