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夜郎古酒再寻资本入主:传被复星收购已签协议营收规划十年增10倍

“沾酒必涨”的神话,过去两年在A股市场多次上演,白酒上市公司,成为了众多资本和投资者关切的对象。

好风凭借力。资本热捧之外,政策也未缺席。贵州、河南、陕西等地均推出政策,扶持本地酒企上市,并列出具体名单。沉寂多年的上市白酒公司行列,或将迎来新成员。

在雄心壮志图谋上市的酒企中,既有品牌力不落已上市酒企下风的实力酒厂,也有新近崛起的概念新颖、擅长营销的新秀酒企。它们同台竞技,享受着白酒热度带来的市场红利,加紧上市步伐,以图在资本市场分一杯羹。

搜狐财经在对19家上市酒企深入报道的基础上,推出新闻专题“酒企上市预备队”,对体量在10亿-50亿元的区域酒企,以及计划上市的酒企进行深入研究。

此外,针对每一家酒企,搜狐财经还邀请白酒经销商、行业资深人士、酒类媒体从品牌力、产品力以及渠道力三个维度进行评星,多方位展示酒企实力。

8月9日,据接近企业人士向搜狐财经透露,复星方面与夜郎古酒业已就收购一事基本协商完毕,原计划于7月底或8月初进行签约。

随后,另一知情人士向搜狐财经确认上述消息,称“刚签完协议”,但详细收购细节暂不知悉。

针对上述签约消息,搜狐财经致电并发去短信,分别向夜郎古酒业董事长余方强、销售公司总经理王东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前二人均未回复。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便有业内人士向搜狐财经透露“复星系正在茅台镇寻找合适的酱酒企业标的”,且夜郎古便是其中标的之一。

今年3月,上述行业人士称,“自去年复星开始尽职调查夜郎古酒,近期已与夜郎古酒业洽谈收购事宜”。

截至目前,该行业人士再次表示,“复星系已推荐有关人才提前进入夜郎谷酒业开展相关工作”。

据夜郎古酒业官方消息,2021年,其营业收入突破10亿元,较2020年同比增长500%,并预计2023年达到30亿元,2026年达到50亿元,2031年实现产能3万吨、销售100亿元。

从10亿到100亿,10年的时间是否够用?而复星系“翻遍茅台镇”,为何独独青睐夜郎古酒业?

搜狐财经综合多位行业专家、媒体、经销商以及消费者,获得夜郎古酒业品牌力、产品力以及渠道力如下:

针对收购一事,搜狐财经向多位行业人士、亲近品牌人士进行求证,均表示双方确实就收购一直在洽谈。但针对是否已完成签约众说纷纭,以及关于具体收购方式、收购主体等更是有多个“版本”在行业流传。

搜狐财经盘点行业观点,基本收购主体猜测以豫园股份、舍得集团和新成立公司等三种方式为主。

截至目前,复星系白酒商业版图仅舍得酒业与金徽酒,均通过豫园股份进行控股。其中,豫园股份直接持股金徽酒38%的股权,通过持股舍得集团70%对舍得酒业间接控股。

同时,复星方面还于去年成立酒业发展公司上海复豫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主要负责白酒业务战略规划等赋能性事务。

若夜郎古酒业收购成行,复星系将再次实现白酒商业版图扩张。但此次收购最终收购主体的选择,也将决定是否会再次引发“同业竞争”问题。

2021年7月,在舍得酒业权益变动书中,豫园股份曾就“同业竞争”问题做出承诺,“对于未来双方均拟开拓的市场或区域,将由金徽酒及舍得酒业根据相关规定及各自的决策程序制定开拓方案,避免产生新的同业竞争,在不进行实质性同业竞争的环境下差异化发展。”

对此,上海明伦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搜狐财经分析表示,“同业竞争”的概念仅限于上市公司,因为会涉及公众股东。同业竞争的本质在于“是否出现如利润转移等损害公众股东利益的情况”。

根据目前行业猜测,若仍以豫园股份作为收购主体,收购完成后,舍得酒业、金徽酒以及夜郎古酒业将同时作为豫园股份子公司。按照上述法律法规,若日后夜郎古酒业实现上市计划,三家酒企在共享复星资本、资源等红利的同时,“同业竞争”的问题亦被摆在台面上。

不过,豫园股份同样可以如此前一样,在对夜郎古酒业收购时,再次对三家酒企做出“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

就上述传闻,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分析认为,作为上市公司,若在签署协议后,隔夜也并未进行公告,或存在信披违规,也可能是并未达到需要披露的程度。

与此同时,多位行业人士还向搜狐财经透露称,可能会让舍得集团出面收购夜郎古酒业,且射洪市政府方面也曾前去接洽。

搜狐财经在射洪市官网搜索发现,今年6月,射洪市委书记曾带队前往贵州省仁怀市进行考察。随后今年7月,仁怀市委书记带队回访。

对此,搜狐财经致电舍得酒业董秘办,对方仅称“暂不清楚,一切以公告为准”。

若按照上述猜测,由舍得集团出面收购,夜郎古酒业和舍得酒业将同时作为舍得集团的子公司而形成同业竞争。

不过,若以此方式进行收购,未来夜郎古酒业将如此前未从茅台集团剥离的习酒一般,实现“主板上市”将不再可能。

此外,还有行业人士向搜狐财经表示,复星方面通过以复豫酒业、舍得酒业以及金徽酒共同出资成立新的团体公司,并由该新公司出面完成对夜郎古酒业的收购。

若按照上述传闻,舍得酒业、金徽酒将以夜郎古酒业股东的身份与其进行关联,即使后续夜郎古酒业实施上市,夜郎古酒业的收益将间接关联舍得酒业与金徽酒的收益,因此三家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截至目前,搜狐财经查阅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发现,仅有一家名为“夜郎古酒业有限公司”于今年7月16日刚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余方强,唯一大股东为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夜郎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即夜郎古酒的主体公司。

搜狐财经注意到,夜郎古酒业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远高于其控股股东的2000万元注册资本。

在夜郎古酒业有限公司的9名主要人员组成中,6名高管均为夜郎古酒方面人员,仅张权图为酱酒行业资深媒体人,董禄、王赞壹等未明确身份。

自2021年甚至更早复星方面便开始在茅台镇遍寻酱酒标的,夜郎古酒业如何能入郭广昌的“法眼”?

企查查显示,夜郎古酒主体为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夜郎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办于1997年末,注册资金2000万,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余方强,有酱香、浓香型白酒生产基地。

据贵州日报报道,余方强作为创始人,是清朝道光年间茅台镇“余家烧坊”的第九代传人。

同时,今年5月,在贵州金管局官网发布《贵州省2022年度上市挂牌后备企业名单公示》的9家酒企中,夜郎古酒业便位列其中。

根据企查查显示,目前,余方强持股夜郎古酒业69.6%,副董事长刘中林持股30.4%。

2015年8月,余方强从持股夜郎古酒业100%,变更为持股57%,现任副董事长刘中林持股38%,董事刘闯持股5%。

2016年7月,夜郎古酒业股权再次发生变更,余方强持股变更为45.6%,刘中林持股30.4%,刘闯持股5%;2019年9月,酣客酒业新增持股20%。

2019年12月,余方强、刘中林持股不变,刘闯、酣客酒业股权出质,窦黎薇、李雪光分别新增持股4%、20%,其中窦黎薇、李雪光并未查询到相关就职信息。

2021年2月-8月,窦黎薇、李雪光的股权相继变更为0,余方强、刘中林持股相应变更为如今的69.6%和30.4%。

伴随股权变更的同时,2018年4月,余方强、刘中林分别出质股权912万股和608万股,质权人为贵州仁怀茅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据夜郎古官方信息,2021年,夜郎古酒业实现营业收入突破10亿元,较2020年同比增长500%,并预计2023年达到30亿元,2026年达到50亿元,2031年产能达到产能3万吨、占地1000亩、销售100亿元。

对比夜郎古酒官网百亿计划,原定于2023年的17亿元目标修改为目前的30亿元,2026年中期目标不变,百亿目标计划由原来的2030年延后一年至2031年。

据郎酒股份招股书显示,2020年,其实现营业收入约93.37亿元,酱香型基酒产能为3.04万吨;2009年郎酒销售收入约23.22亿元。

以此来看,郎酒从10亿到100亿,至少用了12年的时间,且其百亿营收中包含酱酒与浓酱兼香两个香型,酱酒产能在百亿前达到3万吨以上。

据贵州茅台财报数据,2005年,贵州茅台营收11.19亿元,2012年达到133亿元。以此计算,贵州茅台从十亿左右体量达成百亿目标至少用了8年。

据2021年11月贵州省企业联合会、贵州省企业家协会在贵阳发布“2021贵州民营企业100强”榜单显示,夜郎古酒业位列当年百强名企第93位,上榜营收为2.57亿元。而2020年榜单上,未见夜郎古酒上榜,当年上榜营收门槛为1.05亿元。

据了解,上述榜单是企业自愿申报的基础上,以企业上一年营收数据为主要入围标准自然排序。据榜单信息可知,夜郎古酒2020年营收为2.57亿元。

据官网消息,当下夜郎古酒公开披露的产能为8000吨,目标是在2025年达到产能1.5万吨、2031年产能达到产能3万吨。

截至2021年12月末,全国累计开设700余家夜郎古酒道馆,品鉴会400余场。

目前,夜郎古将山东、甘肃、河南、整个粤港澳台大湾区视为重点发力市场,山东作为重点市场。

夜郎古酒如何以8000吨产能起步,在扩产的同时实现营收翻倍式增长,“超车”完成百亿目标,还有待更多信息披露验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