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复盘复星郭广昌的酒业版图:靠“买酒”赚了几百亿

猛增146亿,郭广昌的此次“豪饮”,显然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而且,这只是其中的一杯。

1月5日晚间,发布公告,通过执行司法裁定的方式取得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从而间接控制公司29.95%股权,郭广昌先生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20年12月31日,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遂宁市聚鑫拍卖有限公司对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持有的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的股权进行拍卖。最终,由郭广昌旗下上市公司豫园股份竞得上述股权。

1月6日,豫园股份(600655)再度一字涨停,报11.84元/股,收获4连板,总市值460亿,较12月30日增长了146亿。

早在2015年,复星系就曾参与竞拍过舍得集团70%的股权,不过此次竞拍最终被天洋控股以每股23.51元、总价38,22亿元竞得复星黯然退出。

当初天洋集团的38.22亿元竞拍资金中,有22.90亿元是来自中信银行的贷款。但天洋控股却因种种原因,导致债台高筑,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舍得集团非经营性巨额资金,两年内累计挪用数目高达40亿元。最终,当地政府起诉天洋控股,进而有了这次舍得集团的拍卖,也让复星系终于圆了5年前的梦。

其实,郭广昌的“白酒梦”最早可追溯到他20岁那一年,当时还是“穷学生”的郭广昌就读于复旦大学哲学系,在北上调研回上海的路上,他途径了青岛,那时候的青岛啤酒还是凭票供应的“奢侈品”。郭广昌在买完回程的船票后,剩下的钱也只够他在“吃饭与喝酒中二选一”,郭广昌最终以两顿饭钱换了,从此,他爱上了,与酒结缘。

尽管早年郭广昌的复星系与酒并无什么交集,但是郭广昌的内心一直有自己的“酒业梦”。2012年,郭广昌登上各大富豪榜,复星系也透露出参股湖北石花酒业的意向,正式开启了自己的“饮酒路”。

2014年,复星系旗下投资机构参与牛栏山酒厂母公司顺鑫农业定向增发股票,但未能成功;同年7月,复星国际拿下西班牙著名火腿及酒类制造商Osborne集团20%的股份,但却于2016年“和平分手”。

前期的试探受挫并没有熄灭郭广昌对酒的热爱,直到2017年,斥资66.17亿港元收购朝日集团持有的青啤股份,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2019年10月,郭广昌曾说,“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中国人的餐桌上,一定离不开一壶好酒。”这句话,毫不掩饰地展现了他对白酒的热爱。

2019年,复星集团与江苏省宿迁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多次前往江苏乾隆江南酒业进行考察。

2020年,复星系继续展现了其对白酒的狂热追求。 5月,豫园股份以18.36亿元收购金徽酒(603919.SH)约30%的股份,10月21日,豫园股份旗下的海南豫珠增资,持股合计达到了38%。

郭广昌在酒业领域的布局显然取得了丰厚的回报。以青岛啤酒为例,此前,郭广昌以27.22港元/股的价格,斥资66.17亿港元入股青岛啤酒。2017年至2019年,复星集团在青岛啤酒获得的分红分别为1.24亿港元、1.31亿港元、1.25亿港元,合计约3.8亿港元。2019年5月8日至2020年11月17日,复星集团累计套现约41.03亿港元。截至1月6日收盘,青岛啤酒H股报88.00港元/股,以复星集团约1.8亿股的剩余持股数计算,其持股市值约为158亿港元。仅在在青岛啤酒上,郭广昌的浮盈即高达136.66亿港元。

2020年,豫园股份则以18.36亿元拿下29.99%的股份,随后又以7.15亿元增持金徽酒8%的股权。截至1月6日收盘,金徽酒报40.95元/股,市值达208亿元,以豫园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合计约1.9亿持股数计算,郭广昌在金徽酒上的浮盈约为60.57亿元。

如今再次购入“舍得”,豫园股份即连拉4个涨停板,郭广昌在“饮酒路”上已是赚得盆溢钵满。

开源证券指出,舍得酒业近年来在白酒行业消费升级趋势下,坚持舍得+沱牌双品牌战略,持续改善产品结构:次高端单品品味舍得、智慧舍得驱动业绩增长,超高端品牌“天之乎”、“舍不得”等提升产品形象。而在经营区域方面,目前东北、西北、四川、山东等为舍得酒业优势区域,在华东、华南市场较为弱势。2020年前三季度,舍得酒业实现营业收入17.6亿元(-4.3%),归母净利润3.1亿元(+2.6%)。此次豫园股份大股东复星集团间接入主后,有望对舍得酒业进行渠道赋能,助力后者在弱势区域快速扩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