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有些故事能告诉我们人生的一些小智慧

扁鹊说:“我大哥的医术之高,可以防患于未然,一个人病未起之时,他一望气色便知,然后用药把他调理好,所以天下人都以为他不会治病,他一点名气都没有。

我二哥的能耐,是能治病初起之时,防止别人酿成大病。病人刚开始感冒咳嗽时,他就用药将人治好了。所以我二哥的名气仅止于乡里,被人认为是治小病的医生。我呢,就因为医术最差,所以一定要等到这个人病入膏肓,然后下虎狼之药,起死回生。全世界便都以为我是神医。”

这除了毒蛇比无毒的蛇药用价值更高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毒蛇更稀少,捕蛇者说。

在蛇类,毒蛇是强者,它应该比无毒的蛇更有利于生存,为什么数量反而更少呢?我不解。

捕蛇者告诉我,正因为毒蛇有“毒”这个强大的武器,所以才有恃无恐,处处攻击别人,侵害别人。同时也遭到了别人的反击、报复和捕杀。目前,毒蛇的数量越来越少,有的甚至到了濒临灭绝的边缘。

当年北洋海军被困威海时,周遭几乎无人援手,舰队尽没于刘公岛后,时人却把所有怨毒都集中于李鸿章和丁汝昌等人,全然不顾背后攻讦掣肘以及消极不为。

倒是许多作为旁观者的外国人在战后对这些失败者表示了赞赏和同情。日本人小笠原长生在谈到以身殉国的丁汝昌时,如此设身处地地评价了这位被祖国抛弃的失败者(他死后被光绪皇帝下旨“籍没家产”,不许下葬):“其中如提督丁汝昌,我不能不向其深切沉痛追悼。他既是勇敢的武士,又是温和的绅士,他迫于滥命和强敌作战而一败涂地。及见大势已去,尽毕生最后的职责,为了麾下将士的生命而与敌签约,这是他自己的决定。他曾期望活着,但他知道祖国的不仁,对他的冷酷待遇将要超过不共戴天的敌国。在夜半孤灯之下,左思右想,饮鸩而逝,老英雄当时的感情究竟如何?”(涓涓摘自《三联生活周刊》)

商人埃佩尔去世后见到上帝,提出要进天堂。上帝问:“你真的在人间活过吗?”埃佩尔回答:“真的活过,我活了七十多岁。”

上帝问:“那你为实现青少年时的梦想不懈地努力过吗?”埃佩尔答:“没有。”

上帝说:“那你就没有资格进天堂,因为你没在人间活过,也可以说,你还不会活。”

埃佩尔喊道:“为什么说我不会活?我吃过山珍海味,穿过绸衣裘皮,游览过各地风景,享受过各国美女。我活得幸福无比!”

上帝说:“那不是你在活着,而是你的身体在活着。”埃佩尔问:“我和我的身体有什么区别吗?”

上帝说:“身体不过是一具蛊放心灵的皮囊,你不可将它等同于自己的灵魂。身体不是你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